身上配着寺庙求的吉符,原本再寻常不过,但嘉芙却有些慌张,见东西掉出来,忙弯腰捡起,又迅速背过身,塞回荷包里,紧紧地攥在手心,这才转头,若无其事地告了罪,出了舱房。
  叶嬷嬷的眼睛何等尖利,虽说晕船晕得人都起不来了,但嘉芙掉出来的黄符和反常的举止哪里逃得过她的眼睛,她这趟不辞劳苦南下,除了立威,另外肩负重任,那就是替宋夫人暗中观察甄家女儿,看她是否另藏心机。
  先前嘉芙一直唯唯诺诺,瞧着就是个没主见的,加上娘家地位低下这个软肋,这样的女子即便嫁入裴家,当了全哥儿的後母,日後也弄不出什麽么蛾子,叶嬷嬷原本已经放心了,但此刻却又起了疑窦,盯着她的背影出了舱房,便叫甄家丫头出去,唤来自己带来的丫头素馨,低声耳语几句,素馨点头,便跟了出去。
  孟氏恰也来探望叶嬷嬷,在走道遇到出来的嘉芙,见她道:「嬷嬷刚睡下,娘不必再去扰她了?!?br />  知女儿刚去看过,孟氏便点头道:「也好,那娘晚些再来看她?!?br />  嘉芙微微转头,眼角余光瞥见素馨在後头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,装作没看见,挽住孟氏的胳膊,引她到一处舷窗前,母女凭窗把话。
  孟氏觉得女儿有些反常,笑道:「怎麽了,可是有话要说?」
  嘉芙收了笑脸,稍稍提高声音,道:「娘,前头就是福明岛,明日便可到,我听说岛上有个观音寺,我想去拜一拜?!?br />  福明岛观音寺名声在外,虽要渡海半日才到,但每日都有善男信女登岛,或是许愿,或是还愿,每年逢了香会期,更有无数妇女结伴渡海前去观音寺烧香膜拜,多为求子,传说极是灵验。
  孟氏也听说过,忽听女儿开口,一怔,随即明白了,她对准女婿裴修祉是满意的,但每每想到女儿进门就有一个继子等着,打听到那孩子有些顽皮,宋夫人又是个厉害的,心里就愁烦,私心里盼着女儿过门後,能早早生下自己的儿子,好早日站稳脚跟。
  既会路过,女儿又这麽说了,孟氏怎有不答应的道理?便道:「也好,娘去说一声,明日咱们??扛C鞯?,娘陪你一道上去,只是……」她回头看了眼身後,屏退跟着的丫头,低声道:「最好不要叫叶嬷嬷知道,免得多生是非?!?div style="float:left;padding:10px;padding-right:40px;padding-left:10px">

  嘉芙点头道:「我听娘的?!?br />  孟氏将女儿送回舱房,自己便去找管事说明日??扛C鞯旱氖?。
  素馨方才躲在近旁,早把母女对话听得一清二楚,悄悄折回去和叶嬷嬷说了。
  叶嬷嬷略一沉吟便猜到了,冷笑道:「好个心计丫头,在我跟前半点都不露,转身竟就打起生儿子的主意,实在是不要脸!还没过门呢,先盘算起了这个,她既撺掇她娘上岛,明日自然不会叫我们知道的,且看着?!?br />  到了次日,甄家大船果然??吭诟C鞯?,说是上岸补充些粮水,叶嬷嬷吩咐自家一个机灵小厮,命他暗中盯着甄家母女,看她们的动向,回来务必把一言一行全向自己报告。
  小厮领命,尾随孟氏一行人悄悄下了船。
  孟氏是真心拜佛,带女儿到了观音殿,虔诚许愿,捐出一大笔的香油钱,换来一枚开了光的灵符,郑重放到女儿的荷包里,叮嘱她随身带着,这才转出殿回了船,继续上路。
  小厮也回了船,把所见一一告诉叶嬷嬷,「我见她们入了观音殿,求了个求子符,随後就回来了?!?br />  叶嬷嬷心中已如明镜,赏了小厮几个铜板,打发走了,与同行的另个婆子道:「瞧瞧,甄家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了,亏得我有先见之明,否则险些被这丫头给骗了!」
  耳边听那婆子满口奉承,叶嬷嬷心中得意,也不晕船了,精神格外抖擞,道:「咱们得赶紧叫夫人知晓,这甄家丫头面似忠善,实是狐媚子,满腹算计,全哥儿落到她的手里,还能有个好?」
  第二天,孟氏带着嘉芙再来探望叶嬷嬷,叶嬷嬷表面没半点显露,却暗中留意起嘉芙,越看越觉得她一言一行充满心机,却不点破,反而比从前和气了,心里恨不得能早些抵达京城才好。
  孟氏全被蒙在鼓里,半点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玄机,只看到叶嬷嬷对着女儿态度大好,还以为她是被自家女儿的殷勤探病给感动了,心中颇是宽慰。
  嘉芙不动声色,对叶嬷嬷越发嘴甜,如此一路相安无事,这日终於顺利进入京城的水道,明日便可上岸了。
  是夜,孟氏带了女儿特意去找叶嬷嬷,屏退下人,叙了几句闲话便递出一个荷包,笑道:「这些时日,实在有劳嬷嬷,小小心意,还望嬷嬷笑纳。里头一张大的,嬷嬷自己收着,剩下的零碎,烦请嬷嬷代劳分给小的们,大家都辛苦了?!?br />  嘉芙跟在母亲身後,红了脸,垂着头,忸怩道:「等到了京城,乾娘那边,还盼嬷嬷能给我说两句好话?!?br />  叶嬷嬷接过荷包,捏了捏,知道里头是银票,满口答应,亲亲热热地送甄家母女出去,关门後打开荷包,取出里头两张银票,见一张二十两,另张十两,大失所望,嗤的一声冷笑,撇了撇嘴,「我道出手有多大方,二十两就想封我的口?也亏得他们拿的出手,小门小户,也就只剩下这点见识了?!?br />  孟氏作梦也没想到,自己预备在荷包里的两张银票被女儿悄悄给换了,只道叶嬷嬷收了自己五百两,在宋夫人面前就算没有好话,至少也不会不利,送嘉芙回了舱房便放心离去。
  永熙三年的深秋这日,甄家人抵达了京城,这也是时隔三年之後,嘉芙再次踏入京城。
  码头上车水马龙,熙熙攘攘,不但甄家预先被派到京城理事的管事带着一众下人来接主母和公子、小姐,卫国公府也来了人。
  孟氏得知裴修祉一大早亲自赶来码头等待接人,心里欢喜,牵着女儿预备下船,却觉她手心微凉,便捏了捏女儿的小手,低声道:「莫慌,一切娘都打点好了,定会顺顺利利,你等着安心出嫁便是?!?br />  码头上人头攒动,众人见??苛艘凰掖蟠?,舱门後隐有婢女俏影来回走动,婆子忙忙碌碌,知是哪家大户的女眷走水路进了京,纷纷停下脚步观望。
  孟氏从刘嬷嬷手里接过一顶紫罗纱帷帽,戴在女儿的头上,紫纱及肩,遮住嘉芙的面。
  嘉芙在孟氏和甄耀庭的陪护下出了舱,透过随风飘拂的面纱,一眼看见岸上停了一匹骏马,马背上坐了个公子哥儿模样的年轻俊秀男子,发束金笄,一身锦袍,在周围那些灰扑扑的行旅走夫映衬之下,格外富贵亮眼。
  他正往这方向不停地张望,看到嘉芙一行人现身舱门,眼睛一亮,迅速从马背上下来,迎上前去。
  裴修祉快步登上甲板,向孟氏见礼,笑容满面地道:「算着这几日应当就到,天天在盼,今日总算等到了。路上可还顺利?」
  孟氏上次入京还是三年之前,丈夫不幸离世後,再也没有北上走动,但中间倒是见过裴修祉的面,前年他与自己的嫡亲外甥裴修珞一道来过泉州,当时就落脚在自己家中。
  「托二公子的福,一切都好?!姑鲜闲睦锘断?,笑道。
  甄耀庭叫了声二表哥,甄家随行一众管事在张大的带领下也齐齐向他见礼。
  裴修祉点了点头,将目光投向嘉芙。
  上次他去泉州时她才十四岁,但已出落得极好,回来後他一直不忘,想起方才她出舱时,面纱恰被风给拂动,虽只惊鸿一瞥,但入目的仙姿佚貌却越发令人惊艳。
  「表妹?!顾蚣诬?,唤了她一声,声音极其温柔。
  嘉芙却略微福了一福,便从他身边经过,被丫头、婆子簇着上岸,上了等在那里的自家马车。
  裴修祉转过头,望着她的身影,直到消失在马车里不见,方回过神,抢扶孟氏上岸,自己一马当先,喝开挡在前头的路人,一路护着甄家母女回了甄家。
  【豆豆小说订阅号】
  01、添加订阅号(ddshunet),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;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bwin娱乐手机登录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

丽水中15亿巨奖号码 江苏7位数18120期 高频彩低频彩什么意思 澳洲幸运10助手 体彩20选5 l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 博彩e族图谜区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果 江苏虚拟e球彩开ABC奖结果 3d组六7码遗漏 老快3和值 通天特码王 3d出现742前后关系组选 天津快乐10分几点开奖结果 冰球常用英语